小cccccc

杨小杨的得意洋洋:

有些人出现在演员表里,就让人觉得放心
于演员来说,这无疑是至高赞誉了
于我而言,靳东老师便是如此

2017年4月10日 外科风云发布会
初见先生,初会庄恕
2017年5月10日  外科风云大结局
难见先生,再见庄恕
同样的日期,如此的巧合
开始的开始,结束的结束
整整一个月,三十天,七百二十个小时
你出现在我每一天的生活里
你的影子每天都会闪进我的心房
你的言语你的思想,也时常让我神往
守候你,等着你,似乎成了一种习惯
它自然生成,深入骨髓

外科风云从开播到结束
四十四集的剧本,也是裹着泥泞
一路从风云走来,却从不言怯
凡事不尽完美,努力却能接近完美

记得当初在首映会录制现场时
先生说  今天这个时代
终于把剧的质量放在第一位来衡量
这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我想  那是因为你们的不忘初心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
能遇到像你们这样
虚心、努力、认真和虔诚的团队
能看到像先生一样真正在演戏的演员
这 是我们的幸运

2017年中国电视剧品质盛典上
先生说   我们这样一代演员
在今天  不管你愿意与否
我们都站在了一个承上启下的阶段
我将努力的向前辈学习
好好演戏,好好做人
很幸运,喜欢上了这样美好的你
在未来,不管你愿意与否
我都将陪你 方得始终

今天,庄医生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他所传达给这个社会的良知和道德标准
依然在接受社会和行业的考验和评判
愿晨曦的光芒能将他一生和恕
让阳光永远照进他的旅途

庄大夫,再见!
———————————————————————
话说,贺涵什么时候上线

也许是随想吧

公司外面不知道哪儿个部门在唱《明天会更好》,作为一个即将裸辞的人,明天真的会更好么?我以为裸辞有一次就够了,没想到时隔一年又来了一次。。。生活总是这样,你想这样,它却偏偏那样发生了,然后呢,我该如何配合,已经不确定我的生活是不是我做主了,曾经我以为两个朋友的婚礼我一定会参加,没想到,我一场都没有到,不知是因为有了这样那样的原因,还是什么,我觉得现在自己就像漂在大海里的小船,丢了浆,折了帆,还是想努力的自己找到方向,可是一切都是徒劳,以前一直在问,我该怎么办,突然发现这个问题只有我自己才能回答,这算不算是幡然醒悟,从小就知道有句话叫求人不如求己,可是却仿佛到了今天才第一次听说一样,一如十年前我忘记了自己早就给自己做好的人生规划,在高考那个十字路口稀里糊涂的转了方向,走到了现在,似乎已走到了山穷水尽,我期待柳暗花明,可是又不敢期待,因为小时候还听说过一句话叫做期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我不敢奢望什么,却又期望能有些不一样,梦想离我很远,而我在十年前忘却了它现在找到它已经耗尽了我全部的力量,也许有天谁能赐我一些洪荒之力,让我能够去完成它,而现在我只能左右为难的活着,因为不知道自己去哪儿。。。人要找到方向可能很快,也可能很慢,但是被毁掉是不是就可以很快?断了帆,丢了浆的船在茫茫大海里还有返航的可能么?我期待着,又胆怯着,也许这就是生活,只能往前走,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许原地转圈,也没有停下来的可能。

时光一隅

其实就是想写点啥😁,但是好像也不知道具体要写点啥,也许就是想记录记录离职这段时间的事。

求文 之前看过的一个文,怎么都找不到了😭

     文的背景是现代,我记得还有一段是写明楼和阿诚一起在外面吃馄钝,然后阿诚怕明楼吃不饱,又点了烧麦还是什么,但是又怕他吃多了不舒服。还有大姐好像是抱怨明楼不回家,明台就把大姐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明楼,然后明楼第二天早晨就跪到了家门口,大姐踹了明楼一脚,说看在今天要去机场送阿诚的份上先饶过他,回家再跟他算账,然后一家人一起去送阿诚,到了机场明楼拿出手机打电话,安排人照顾阿诚,还告诉阿诚他给他邮寄了一些吃的,让他到地方了,记得查收,大姐好像是夸了明楼一句,明楼还说大姐早晨那一脚不是白踹的,阿诚是去国外做交换生的,我记得是去学美术的。
       然后明楼应该是肠胃不好,是阿诚有一次半夜起夜发现的,明楼怕明镜担心,不让声张,阿诚就给他拿药拿水,第二天早晨明楼发现阿诚蜷缩在自己床角睡着了,两人一起吃东西阿诚也很注意饮食。
       明楼好像是明家香女装的设计师,好像有一段文是“明诚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这就是明家香的老板兼model兼设计师。” 明家香从民国时就开始一点点的建立……”
       我记得是这样,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记错😭,不知道有没有那位大大知道这是哪篇文,我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如果用的tag不对,我找到文就把这个删掉。

求文,之前看的文,怎么都找不到了😭

       文的背景是现代,我记得还有一段是写明楼和阿诚一起在外面吃馄钝,然后阿诚怕明楼吃不饱,又点了烧麦还是什么,但是又怕他吃多了不舒服。还有大姐好像是抱怨明楼不回家,明台就把大姐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了明楼,然后明楼第二天早晨就跪到了家门口,大姐踹了明楼一脚,说看在今天要去机场送阿诚的份上先饶过他,回家再跟他算账,然后一家人一起去送阿诚,到了机场明楼拿出手机打电话,安排人照顾阿诚,还告诉阿诚他给他邮寄了一些吃的,让他到地方了,记得查收,大姐好像是夸了明楼一句,明楼还说大姐早晨那一脚不是白踹的,阿诚是去国外做交换生的,我记得是去学美术的。
       然后明楼应该是肠胃不好,是阿诚有一次半夜起夜发现的,明楼怕明镜担心,不让声张,阿诚就给他拿药拿水,第二天早晨明楼发现阿诚蜷缩在自己床角睡着了,两人一起吃东西阿诚也很注意饮食。
       明楼好像是明家香女装的设计师,好像有一段文是“明诚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对,这就是明家香的老板兼model兼设计师。” 明家香从民国时就开始一点点的建立……”
      我记得是这样,不知道有没有那位大大知道这是哪篇文,我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如果用的tag不对,我找到文就把这个删掉。